无障碍阅读
新闻热线:0512-69150948 爆料QQ:69150948
所在位置: 主页 > 超级会员 >
潘向黎:每一片落叶都被看见

潘向黎谈古诗词,人皆说家学渊源、古典气质,但其实清丽委婉其表,明快英爽其里。她能在古典风景中,触摸最中国的心跳和脉搏,她又坚守现代人文精神的立场,对许多定见、定评毫不犹豫地提出质疑。她引经据典,信手拈来,证明她绝不是凌虚蹈空、无根妄说,又不受制于前人,时时有自己的发现,敢于作出独立的判断,许多议论均发人所未发。在她温婉雅洁的表达中,不缺少发现、见识和心灵的力量。

作家的感性和学术的严谨,现代立场和古典情怀,这两对关系,她平衡得很好,因此她总能让人沿着一条她找到的小道,饶有趣味地抵达某个审美发现或者情感的“爆点”。

潘向黎的特色在:对古诗词自由的出入、不依不饶的探究、一触即发的联想,于是她大胆,直接,敢于将自己的感受和理解清晰而朴素地表达出来。也许正因为不是专业研究者,她心态松弛,笔法灵动,小说家的想象力又帮助她随时和古人心意相通,因此她时而奇思妙想、谈笑风生,时而细致入微、曲折妥贴。

因为浸润日久,在潘向黎那里,古诗词和日常生活是融为一体的,谈诗词就是谈人生、谈生活,人生是诗性的人生,日常是审美化的日常,古诗词是人生和日常的一部分。由此,她谈诗词的时候,一点不隔,很通透,见性情,有真气。

当年写《看诗不分明》时,潘向黎笔下还有几分“小园香径独徘徊”之感,到了现在,她变得开阔了,分明是“悠然见南山”。

浮生若梦,尘世如露,而美,如花在野。不如一起惜此幽赏,在匆匆忙忙的此际,活出高山流水的韵致吧。


潘向黎,女,1966年生人,现居上海。文学博士,上海市作协副主席。著有长篇小说《穿心莲》、短篇小说集《白水青菜》,随笔集《梅边消息:潘向黎读古诗》等多部。出版有英文小说集WHITE MICHELIA(中文名《缅桂花》)。荣获鲁迅文学奖、庄重文文学奖等奖项,作品被译为多种文字。在本刊发表有多篇作品,2020年1期起,撰写“如花在野”专栏。

人的一生,常会对某个故乡以外的地方有难以解释的乡愁。对我来说,第一个就是南京。而南京和秋天是绝配,如果秋天到南京,就会在抚慰旧乡愁的同时,又种下新的乡愁。

南京的秋天,美得令人觉得一切释然如愿。单说紫金山南麓,明孝陵、中山陵、美龄宫一带,树叶从空中到地上,上演着一年落幕之前的优美的安可。优美的事物常常缺乏力量,但是南京的秋天,树叶们的安可声势浩大。道路两旁的地面上,到处是厚厚的落叶,依落下的顺序而有颜色、干湿和蜷曲程度的不同,一幅秋意图,层层叠叠一丝不苟。“落叶满空山,何处寻行迹?”若不是秋天到南京,大概不能体会这十个字的妙处。空山独行,走着走着,人也空了起来,觉得人与落叶也没有什么分别,随时可以和落叶们混在一起,渺小地、宁谧地、安心地嵌进大山的任何一条微不足道的缝隙里。


诗读到中唐,就像走进这样一座秋山。树枝上、空中、地上,都在上演秋天的离别大剧,满目的黄叶和枯叶,温暖和湿润已经不再,而秋日已斜,光线黯淡,整个世界分外萧瑟,秋气扑面。人渺小而茫然,继而有一种接受一切的静定。

刘长卿笔下经常落叶纷纷:

孤云飞不定,落叶去无踪。

来源: 娱乐  作者:admin
TAG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