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障碍阅读
新闻热线:0512-69150948 爆料QQ:69150948
所在位置: 主页 > 情感 >
陪伴父母的日子我常常泪眼模糊

去年10月的一天,正在筹备一场禁毒现场会时,我接到姐姐电话,告知母亲被确诊食道癌的消息。那一刻,自认为强大的我近乎崩溃,强忍悲伤直到晚上十点多回到房间,才一下子躺到沙发上,任泪水肆意流淌,眼前不停闪过母亲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。

母亲1936年出生在苏北农村,典型的农村妇女,没有文化,省吃俭用、辛勤操劳了一辈子。她担负着家庭最多的苦累,背负着最多的压力,咽下最多的泪水,但仍以爱、温情、善良、宽慰面对着人生,呵护着家庭,抚养我们姐弟6个长大成人。我在家中排行最小,据说我还有两个过早夭折的姐姐,一个哥哥也在十多岁时没了。

母亲在家中排行老大,为了让弟弟妹妹们读书,10岁时就出去赚钱养家。她说外公身体不好,只能靠我的外婆和她撑起当时的家。嫁给父亲后,生活也很艰苦,有一次刮风下雨,把仅有的两间茅草房掀了,本就不多的简单家具全部泡在水中,母亲一个人急得坐在稀泥地上痛哭。虽然日子过得清贫,可父亲母亲心怀善良、勤俭持家,无论生活多困难,只要有到家门口的乞丐,他们一定会尽力找点吃的,再抓上把米。母亲从不讲、也讲不出什么大道理,日子清苦的时候她没叫过苦,现在日子好过了,她常教育我们要好好珍惜。

凭着父母的辛劳,到我10岁时,家里盖的3间房子在村里还算气派,每个月都可以吃上一顿肉了,母亲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多。现在,老房子由于年久失修、四周杂草丛生,显得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,父母从现在居住的地方回去,一定会回到老房子看一看,把草拔一拔,让家显得有点人气。有人曾出一万元想买此房,我没有同意,那是我的念想,我的回忆。村里的人大多走向乡镇或城市,儿时的小伙伴们二十多年没有见面了,各自为着自己的梦想奋斗在天南地北。童年、少年的很多记忆都已经模糊,家乡的人和事也有些记不清了,但母亲终日忙碌的身影却是我始终无法忘怀的。

1994年,我高考失利,顿感未来一片茫然,把自己关在房间不吃不喝,父母急得不知所措。依父母的想法,考不上没关系,可以出去打工。但我再三考虑还是决定复读。大约3个月左右,征兵季节开始了,我仔细斟酌一番,又选择了从军。唯一的儿子要去当兵,父母显然不舍得。我告诉他们,我是高中生,只要在部队表现好,就有机会考上军校。后来才知道,当我坐上离家去部队的大客车时,母亲和姐姐们一直追着客车跑,直到母亲晕倒在地。转业后听到这事,我觉得呼吸都是痛的,哭得泣不成声。

在我看来,世上没有任何文字能够描写父母对子女发自内心的爱。1998年5月,组织上提拔我当了干部,年底休假回家,知道我当了干部后,母亲甚是欣慰。听姐姐讲,在部队那几年,父母流了很多泪水,思念远方的儿子。这种对子女的爱和牵挂,我一直到当了父亲以后,才慢慢体会到。也是那几年,父母爱上看新闻联播,一直到现在,每天新闻联播必看,就为了解与儿子有关的消息。

转业以后,我回家探亲的时间慢慢多了起来,可以多陪陪父母。2021年春节,我向局长报告了母亲的情况,局长批准我回老家看望母亲。工作以后,我对过年的期望一直就是能与家人团圆,可我选择的职业是军人与警察,团圆好像成了梦想。每逢节日,漂泊在外的游子对家的思念又多了一些。这次能回家过年,能够在母亲最艰难的时候回家陪她,我备感幸福。

回家在医院陪伴母亲输液期间,她没有呻吟,没有喊过痛,咬牙挺着,不愿在子女们面前流露出丝毫痛苦。我劝母亲不要怕花钱,听医生的话,并为她做些营养餐。陪伴父母的日子,回忆着从前,看到他们日渐苍老的身影,我常常泪眼模糊。聊到开心处,他们笑得像个孩子;聊到伤心处,他们老泪横流。我们对彼此的惦记,都源自内心,此刻的我,心中无比踏实、温暖。

自1994年12月入伍来四川后,我便很少回家,即使回家,也只停留几日,在匆忙之中好像把家的概念淡化了。如今,无论身在何处,我心中总是系着故土,或忙或累、或委屈或开心的时候,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我的父母,想起老房子。“好久没回家,不是不想家,只是身不由己……”对于在外漂泊的游子来说,家是心中的挂念,也是一路前行的力量。

母亲,儿子唯愿您早日康复。有时候,我会一个人偷偷地朝家乡的方向给您跪下磕上一个头,希望您感应到儿子的挂念。

来源: 娱乐  作者:石野
TAG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