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障碍阅读
新闻热线:0512-69150948 爆料QQ:69150948
所在位置: 主页 > 情感 >
“虹桥机场等到了火车,我却再也等不到你了。”

关于上海,这里灯火酒绿,像一座不夜城。

华灯初上时,寂寞便会席卷整个城市。

于是孤独的人要么会跑出来要么会躲起来。

接着便会享受又或者遭受这座城市带来的一切。

而这座城市给我最直观的感受是:

它总在时时刻刻提醒你这里是上海。


我也算是一个老沪漂了。

当初选择来这里只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我想赚钱。

比起凌厉的北京,上海显得更加温柔一些。

我在黄浦区的一个弄堂里租了一间不到30平的房子。

房东是一个典型的上海老太太,每天都会梳着整齐的发髻,坐在门口逗猫。


我不敢把这间房子称之为家。

每次下班回去跟你打电话的时候,你问我到家了吗,我都只是用“嗯”带过。

后来你主动提出说:

“要不我去上海找你吧。”

我几乎是想都没想就回你说:

“好啊!”

那时候我在这座城市太孤独。

所以当有一场迎面而来的陪伴要来时,压根没有过多的想法,就欣然接受。


你从兰州来上海的那天,我去虹桥机场接你。

你一个人拎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在人群里边冲我招手边朝我靠近。

你说虹桥机场可真大啊,上海可真大啊,真怕自己就这样走丢了。

我捏了捏你的鼻子宠溺的说:

“我才不会让你走丢,走,我们回家。”

是的,因为你来了。

所以那个不到30平米的房子,尚且也可以称之为家了。

我们的房东很喜欢你。

我去上班的时候,她经常会拉着你一起去菜市场买菜。

然后教你做各种各样的上海菜。

你做的最好的一道就是糖醋排骨。

你嗜甜,每次都会多放一勺糖。

好在那会儿我们的经济能力并不允许我们多吃这道菜。

不然估计我们两个成年人也会有长蛀牙的烦恼。

周末我会带着你去黄浦江边兜风。

偶尔有骑着电动车的路人飞快从我们身边经过,你都会笑着往我怀里钻。

我抱着你的时候总会在心里暗自较劲。

总有一天我要给你一个真正的家。


我开始拼了命的工作,应酬多的时候我总要很晚才能回家。

看到你窝在沙发小小的身体,以及为我留的那盏黄色的灯。

我的内心开始逐渐挣扎起来。

挣扎我来上海到底是不是正确的选择。

挣扎我到底该怎么样才能让你过上安稳的生活。

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我学会了抽烟。

你皱着眉头问我是不是工作不顺心,我掐灭烟头抚慰你说应酬需要。


人一旦有了心事,情绪就会变得飘忽不定。

我回家越来越晚,跟你之间的交流越来越少。

有好几次看到你试探的眼神我都忍不住要把话题跳开。


那会儿我不明白,原来有些事情我不说反而对你是一种伤害。

两个每天都躺在一张床的人,开始做着不一样的梦。

你不知道我在想着如何才能留下来。

我也不知道你已经开始计划着要离开。

我们的第一次争吵来的比我想象中还要早一些。

我答应你要带你去迪士尼。

或许你是因为我迟迟没有兑现承诺,所以竟然一个人跑去了。

我在房间里看到票根的时候,追问你怎么不等我有空了再去。

你语气里带着几分不耐烦回我说:

“谁知道你什么时候有空啊。”

我被你噎的不知道该怎么回复。

一转头,你已经开始收拾起了行李,说要回兰州。


我有点不知所措,也有点无能为力。

你拉着行李箱往外走的时候。

房东老太太的猫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,在你的裤脚边绕来绕去。

连猫都知道挽留你,但那时候骄傲的我,却什么都不懂。


你离开后的第一年,我搬了一次家。

依旧是不到30平的房子,却没有了小胡同里的那股人情味儿。

我走之前,房东老太太给我做了糖醋排骨。

说是从你那里知道我爱吃,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竟然有点想哭。

你离开后的第三年,我买了一辆车。

每天上下班都要经过黄浦江。

想到如果我们没有分手,或许晚上我会开车带你过来兜风。

你离开后的第五年,我从别人那里得知你要结婚了。

那个曾经不远万里来为我布置一个家的你,就这样要和别人有一个家了。


没来上海之前,我曾在网上看过一个关于虹桥机场的故事,大概是说——

一对恋人曾在虹桥机场分手,女人对男人说:

“你别等了我们不会有结果。

就像机场永远等不来火车,我们也不会有交集。“

没过几年虹桥机场跟火车站连在了一起。

设计此工程的总工程师就是那个男人。

爱情就是这样:

错过和拥有只在一瞬间,只要相爱就有办法。

只可惜虹桥机场都能等来火车,而我却再也等不到你了。

来源: 戏曲  作者:张泉
TAG标签: 等不,到你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