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障碍阅读
新闻热线:0512-69150948 爆料QQ:69150948
所在位置: 主页 > 文化 >
读读人间烟火中的苏东坡漫长人生中有他为伴定不孤单

如果让你从古人中选一个人做朋友你会选谁?屈原一生太惆怅,悲情结局令人唏嘘;李白活得太浪漫潇洒,让人可望而不可及;韩愈生活太高贵禅静,老百姓又摸不着;杜甫过得太压抑沉重了,没人愿意跟着他饮那杯生活苦酒。很多人异口同声说到了苏东坡,愿与东坡这老头做朋友。


公元1101年,宋朝64岁的苏东坡离开了这个让他爱恨交加的人间。

如孔夫子一样,苏东坡身后被后辈冠以无数光环。东坡学识贯穿儒、释、道,造诣纵横文、书、画,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集大成者,被视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代表人物。因其卓越才华和洒脱的人格魅力而誉满天下。

千年以来,东坡的粉丝如过江之鲫,给东坡究竟戴了多少顶高帽子,没有人能统计出来。一千个人,就有一千个东坡,这话没有多大水分。东坡就仿佛邻家的老头,是那样的真实、率性和本色,恬然自适、超然物外。

宋朝的洪迈就是东坡的一个铁杆粉丝,在其所著的《容斋随笔》中,有好几篇文章都提到了东坡,其中《东坡不随人后》极尽褒扬之词。洪迈把东坡比喻作鸿鹄,视他人为燕雀。他还把东坡的诗句和白居易、杜甫等人进行了对比,说:“妙用前人诗意,而手法焕然一新,前无古人,到东坡这里算是到了极点。”他评论《水调歌头·明月几时有》一词:“自是天仙化人之笔”。


21年前,法国《世界报》纵古论今,时间跨度从公元1001年—2000年,在全世界范围内评选12位“千年英雄”。中国人(也是全亚洲)唯一入选的是宋朝的苏东坡。《世界报》认为:苏东坡的从政生涯同他的诗文书画一样,都属于人类宝贵的文化遗产。《世界报》副主编说:“苏东坡入选最重要的原因是,他有一个自由的灵魂。”

东坡多舛的命运和作品受到法国人的高度关注。法国人认为苏东坡体现了“文化和道义方面的人道精神”。把他视为中国思想史上最为重要的人物之一。法国人是崇尚自由的,他们认为苏东坡是自由精神的代表。

《世界报》的编辑让·皮埃尔在报纸专栏连载了苏东坡的文章,他曾讲述这件事背后的故事:法国《世界报》为庆祝新千年的到来搞一期专栏文章,分为12期,讲述在公元1000年前后生活的世界知名的十二位重要人物的生活,苏东坡是其中一位。为什么要写苏东坡,法国人认为苏东坡是一位伟大的诗人、文学家,同时也是一位有良知的政治家、官员。

让·皮埃尔说:“苏东坡是一位很有实干精神的人物,他在政治方面是十分有勇气的,不畏权贵,为百姓说真话,有一种特别独立、自由的精神……苏东坡不追求财富,不追求权力,并且希望自己的儿子拥有独立的精神,他在人性方面,深深地触动了我。”


苏东坡是北宋时期“学者型官员”,他是一名震烁古今伟大而全面的文学家。他一生中,先后担任了地方官、裁判官、工程师、水利专家、建筑师等等职务。千年后,他成了中国历史最为杰出的人物之一。

东坡他热爱自由,具有强烈的独立意识,执着的信念。他骨髓中浸入着浩然,他不服管教、性格执著、倔强,为了自由,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妥协。他自己承认“是一个无可救药的人”。东坡是有国家、民族命运担当的文学家,他的诗词充满战斗性。他敢于把朝廷比作青蛙、知了叫个不停。他给宋神宗写长信,冷静直率地表达了他对于国事的观点:“陛下在讲让国家变得富裕的时候,我不明白究竟是人民的富裕还是陛下的富裕。”

这种敢于捋虎须的精神,让他付出了沉重的代价,一生都处于颠沛流离的流放中。

在扭曲的权力下,东坡树立政敌过多,显得“不合时宜”,哪一派都看他不顺眼。因此,他的一生就像坐过山车一样大起大落。在他仕途生涯中,共有30次委任,17次失宠或者被流放,甚至还因“欺君之罪”坐牢130天。

东坡的仕途命运在皇帝的情绪中摇摆,荣耀与苦难纠缠。他担任过太守,也进了牢房,因“乌台诗案”,差点断了老头皮。被贬再被贬……过了十余年的放逐生活,从最西北到海南岛,颠沛流离。

但天性乐观的东坡觉得这没什么,无论身处何方,他总是保持自己的初心:那是不抱怨,随遇而安。无论在何处,多么艰难,他都表现出幽默,诙谐,热爱生活和家人;对他人的仁慈、慷慨与热情。

被贬至黄州,他写下《赤壁赋》:“羽扇纶巾,谈笑间,樯橹灰飞烟灭。”被贬至惠州时,只吃没人要的羊骨头。他先把骨头煮熟,倒点酒去腥,撒点盐接着烧烤,把羊骨头煮得嘎嘣脆。给弟弟写信说:“这羊骨头能吃出蟹的味道,连身边的几条狗都嫉妒我了。”62岁被贬到蛮荒之地,他发现那里夫人生蚝鲜美。给儿子信中说:这里生蚝太好吃了,千万不能跟朝里士大夫们说,不然他们过来抢,我就没得吃了。

他活在老百姓的生活里。他酿的酒叫“东坡酒”,他沏的茶叫“东坡茶”,他做的肉叫“东坡肉”,他烧的鱼叫“东坡鱼”,他用的砚叫“东坡砚”。


苏东坡是人世间罕见的全才,文学、绘画、书法、哲学、茶道、烹饪、养生、工程、园林、酿酒、服饰……每一件事在他身上都能标新立异,创出新意,造诣独到。世间每个人,几乎都能从东坡身上找到自己最为向往的状态。

“上可陪玉皇大帝,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儿”。东坡就像邻家的那个老头,与你我同在,同悲同喜,不刻板,真性情,真品格。透过镜片,你看到的是一个有血有肉,立体又鲜活的苏东坡。

人活在世间多有不如意,许多人感到不快乐。是怨天尤人,还是破罐子破摔。东坡选择的是随遇而安,苦中作乐,乐到忘了苦。开心时,他会说:“人间有味是清欢。”流亡中,他告诉自己:“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”沉湎往事时,他会自省:“休对故人思故国,且将新火试新茶。诗酒趁年华。”从“大江东去”的豪迈,到“聊发少年狂”,这都是苏东坡的洒脱。

东坡一生做到花自飘零水自流,宠辱不惊。他的人格魅力已演绎为一种精神。千百年来,这种精神代代相传。

儒家学者喜欢他治学的严谨;道家喜欢他天人合一的洒脱;佛家喜欢他博爱仁厚之心;读书人喜欢他文采斐然;评论家喜欢他开豪放派“一代词风”;老百姓喜欢他毫不做作的人情味;政治家喜欢他光明磊落的品德。历史上还有谁能像东坡一样让老百姓记住他呢?让喜欢他的人发自内心,心甘情愿地喜欢他呢。

这么说来,又有谁不喜欢苏东坡呢?读读人间烟火中的苏东坡吧。在这漫长的人生中,有他为伴,定不孤单。


一些有思想的人总能说出一些有见地、有分量的话。我认可这些观点,不抬杠。

燮星期《原诗》说:“苏轼之诗,其境界皆开辟古今之所未有。”

赵翼《瓯北诗话》说:“以文为诗,自昌黎始,至东坡益大放厥词,别开生面,成一代之大观。”

刘辰翁《辛稼轩词序》说:“词至东坡,倾荡磊落,如诗,如文,如天地奇观。”

王国维说:“三代以下诗人无过屈子、渊明、子美、子瞻者。此四子者,若无文学之天才,其人格亦自足千古。故无高尚伟大之人格,而有高尚伟大之文章者,殆未有之也。”

林语堂说:“苏东坡是不可无一,难能有二的人间绝版。”

余光中说:“如果要去旅行,我不要跟李白一起,他不负责任,没有现实感;杜甫太苦了,恐怕太严肃;可苏东坡就可以做很好的朋友,他真是一个很有趣的人。”

来源: 生活  作者:闾丘露薇
TAG标签: